开学已死亡的翎诺

劳烦点开看一下。
头像是桃桃画的!!!!她超棒5555555
左金凹凸唯一喜欢cp。主吃金雷,金安,金嘉,金瑞。
总之金吹!!!!
那,那个,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关注呜呜呜呜呜。
这里翎诺,人傻好说话(??)欢迎来找我玩!(虽然估计没有)
高一狗,每天能玩手机时间最多一个小时所以更新超级缓慢……不出意外的话两周星期一次……
虽然目前的文都是只有一篇但是我绝对不可能坑,语言流纯讲剧情我也得把它完结(bushi)

【金瑞】一次‘失败’的相亲

※路人视角

※ooc

※是金瑞。

是突如其来的脑洞,说真的,我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女孩。(醒醒)


看了眼时间,金打断一直喋喋不休的女孩,好看的薄唇微微翘起。看到女孩明显看呆了的神情,金不由弯了弯湛蓝色的眸子。

“那么,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听到那带着些笑意的少年音,女孩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看呆了,她脸颊泛红忙不迭点头。

“第一,”金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开口:“你喜欢喝牛奶吗?”

女孩愣了愣,她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失望,“呃…不是很喜欢”

“那么,第二个问题。”金笑眯眯的竖起第二根手指,

“你的身高有一米七三吗?”

女孩很疑惑,会有人问女孩子这种问题吗??但她还是老实回答了金的问题:“我只有一米六七…”

金似是很失望的叹了口气,“最后一个问题——你的名字叫格瑞吗?”

这次就算女孩再迟钝也明白了金这些问题的意义,她脸色白了白,垂下视线,声音明显轻了许多,

“不叫…”

“既然三个答案都不符合,那,抱歉啊,我们不合适。”

虽然嘴上这样说,金的声音却听不出半分失望的情绪。他递给女孩一颗牛奶味的糖。

“时间差不多要到了,今天很高兴认识你,再见啦——”

待女孩接过糖后,金径直奔向了早已等候在门外很久了的银发少年。

女孩拿着糖,愣愣的看着金似是对银发少年抱怨了什么,随后无比自然的揽住了他的胳膊并将自己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银发少年身上。

银发少年一脸无奈的神情,但却并没有推开几乎黏在自己身上的金。

“什么嘛…早说啊。”女孩攥紧手中的糖,眼中闪着奇异的光芒。


                                  

            “我可是腐女耶。”

头像是  @Peaches 画的555555555她画画超好看55555555

突然被喜欢的太太回关
愣住·jpg
反应过来表情逐渐癫狂·jpg
开始担心太太是不是点错了满脸紧张逐渐黑白·jpg

【abo/金雷】关于远离打牌(凯利)的重要性

※ 日常标题非常沙雕但实际文章很正经(大概) 

※凯莉性转注意——凯利,雷狮出场较晚请耐心看下去x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是在群里给风治老师的骰输。
※私设如山。
以上,如若不能接受请点击左上角,意见可以,不接受ky今天开学诸君我想要评论(ni













       “凯,凯利,真的要去里面么……”




  金看着面前偌大的酒店不由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询问身旁拽着他衣领含着个棒棒糖的黑发少年。




  这里虽然是一家面积非常大的酒店,但却与别的地方有些不同。整体色调为金色的大门紧闭着,上面有暗红色的华丽花纹,银色的金属门把手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森冷的光 。




  这里是,非常特殊,最好不要踏入的酒店。但,它又能给人带来别家绝对不可能做到的极致体验。

  别人这样形容它。






  “怎么?这就怂了?不想去也得去。谁让你打牌输给我那么多次。”




  凯利哼了一声,他将糖塞回嘴里,不由分说的推开门将金拽了进去。


  “诶诶……我知道了!疼疼疼…!要勒死了!!”




  咔嚓”一声,大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






  可能是凯利发出的声响太大,原本吵吵嚷嚷的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扭过来脸看他们。




  刺鼻的各种信息素混合搀杂着浓厚的酒味几乎在金踏入这里的瞬间钻进他的鼻子,使得金不适的皱紧了眉,四面的注视更让他紧张到无法动作,只能僵硬的愣在原地。




  不过好在他们只安静了几秒便回到了他们刚进来时那种喧闹的状态,这也让金有机会观察了四周。




  大厅天花板中央一顶精致的水晶吊灯梦幻的闪着光,只不过它发出的光昏暗的可以说只能当做装饰物使用。但这里并不只有这一种灯,不停闪烁及五颜六色各种颜色的灯几乎能闪瞎人的眼。




  金紧张的理了理刚才被凯利拽歪的衣领,一个看穿着像是服务员的人迎了上来,身上散发出柔和的玫瑰花的味道,脸上挂着甜美的商业微笑


  “请问两位需要什么服务?”




  呼…舒服多了,金下意识松了口气,对这里什么都不了解的他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便被旁边的凯利打断。

  “给我来杯鸡尾酒就行了,至于这小子,给他来最贵的那个服务——”

  凯利拍了拍金的头,嘴角勾起看似纯良无害的笑容,湛蓝色的眼底却闪过一瞬间狡黠。




  鸡尾酒很快便端了过来,凯利接过抿了一口,笑眯眯的向被服务员带走的金挥了挥手。


  “玩的开心——。”

 





  玩个鬼啊!




  坐在一双豪华双人床上的金欲哭无泪的想,他现在在等“服务”他的人到来。






  本来金随着那个服务员走下楼梯来到地下室,这里相比上面像是另一个天地,看着外表就如豪华的宾馆一般。




  大理石的吧台在华丽的吊灯下折射出光,反映出它表面的光滑。吧台后一名女子抬起头,露出与服务员如出一辙的笑容,只不过她身上散发的,是清爽的薄荷清香。




  身旁带领金来到这里的服务员凑上去在那人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就退了开上了楼梯,金收回追随着她背影的目光,垂下眼帘盯着吧台上的纹路,没由来的紧张了起来。




  “请您选一下这上面所中意的吧。任何一个都可以。价钱方面请不用担心,您的朋友已经帮您付过了。”




  金在听到声音后下意识抬起头,入目便是外貌各异但又每个都十分貌美的女子的图片,每个图片下分都有小字,关于她们的具体信息,信息素味道及喜好等。




  此情此景,纵使金再对这方面不怎么了解,在看到那个平板电脑上的图片后,瞬间明白了这里最贵的服务及别人说的极致体验是什么了。




  “不…等等。我不需要这个…!总之麻烦你们了,我现在能…”




  先走吗,金的话刚说一半便被打断,女子收起手中的平板,对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男子鞠了一躬毕恭毕敬道:“这位先生需要‘另一种’,请您把他带到那个人那里吧。”




  男子微微颔首,对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转身走向了地下室更深处。




  所以为什么就跟过来了啊啊啊啊,已经被带到这个房间的金十分后悔刚才的举动。




  而带领金的那名男子,此刻来到了一个非常豪华的房间,他站直简单交代了刚才的事。




  “哦?这小子,是个omega啊。模样还挺顺眼的,不用让他挑了,我亲自来。”




  暗处的男人似乎勾起嘴角笑了笑,绛紫色的眸中倒映着坐在床上紧张等待着的金发少年,随后他关上了手中的仪器,起身走入了光中。




  金在看到门被人推开的那一刻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我不需要服务你快走!’当然,他并没有机会说出来。




         门被打开的那个瞬间屋内就被伏特加酒的信息素迅速侵略,并且还有变浓的趋势。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慢悠悠的走向金,俯身在金的耳旁暧昧的哈了口气,刻意压低了声音轻语:“小家伙,好好表现啊。记住,我叫雷狮。”




  耳朵酥酥麻麻的,金不适的扭了扭头,酒的味道让他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但他也不甘示弱的也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只不过,似乎因为酒的味道的缘故,没控制好分量。




  伏特加信息素的味道迅速被压制,雷狮感到自己身体有些躁动起来,因为那个小鬼的信息素导致易感期提前开了么。




  雷狮勾了勾唇,俯身吻上金的唇与他纠缠,暗暗加大了释放信息素的力度与他对抗,疼痛的感觉从嘴上传来,雷狮离开了他的唇看着此刻与在监控上截然不同表情的金,伸舌舔去嘴唇上的血液。


  

  这小子,还挺有意思的。

吃金all的小可爱能不能来戳戳我说说话鸭,一起讨论下性格什么的…或者催更……(ni)

我想和绿谷谈恋爱呜呜呜(醒醒)

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是生贺!
p1是给嘉嘉送礼物的金,
p2是脸红的嘉嘉诶嘿嘿嘿(ni)

金的画太晚,我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迟了qvq
太渣抱歉Orz本来准备码生贺的,但好像更来不及。。

【金瑞】暗恋

 #花吐症

#双向暗恋

#给朋友的,之前忘发了。

#短篇,没后续



窗外,一棵巨大而粗壮的树在窗户不远的地方,树上的枝叶茂密,阳光顺着树叶的缝隙透下,照在树下的两个人身上。



金发少年正扬着灿烂笑容冲旁边的黑发少女兴高采烈的说着什么。虽然光彩夺目,但那对别人的笑却亮的刺眼。格瑞沉默看了一会便移开了视线,心中一阵发堵。



一阵恶心感涌上心头,格瑞不由捂住了嘴剧烈的咳嗽起来,他能清楚的尝到喉咙处腥甜的味道,紧接着,有什么东西从口中吐出。



格瑞看着手掌中那一朵小小的太阳花,心中无奈一闪而过。他握紧了手,力道大到指节都微微发白。



连只是远远的看着都要做不到了吗。



格瑞开始刻意疏远金,他不想让金知道这件事。伴随着越来越频繁的咳嗽,还有越来越虚弱的身体,格瑞垂眸看着手中带着血丝的花朵,嘴角向上扯了扯。比起被拒绝,也算是种解…



一抹金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格瑞慌忙握住手中的花背到身后,他看着在自己身前停住按住膝盖大口大口喘气的人。“金……?”你怎么,会在这。



金不等缓过气便抬起头,湛蓝色的眸子满是疑惑,“格瑞你最近为什么一直躲着我!!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听到那一声最好的朋友,格瑞只觉得眼前开始发黑,耳边“嗡嗡”的不停响着。他挣扎着动了动唇,眼前画面定格在了满脸慌张的金上,最终陷入了沉沉的黑暗失去了意识。



格瑞是被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刺激醒的,他缓缓睁开眼,入目便是一片白茫茫的颜色。他缓了好一会才认出来这是学校的医务室。



“格瑞…为什么不告诉我。”带着些哭腔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格瑞扭头,便看见了眼圈红通通的金,他手里拿着一朵小小的太阳花。格瑞瞳孔猛的缩小,他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却因为没什么理由而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再度闭上了嘴。



“格瑞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完全可以和我说啊…”金抽了抽鼻子,“要是顾及他的话我也可以不再缠着……”“不是……!”格瑞下意识打断了金,反应过来后,他才感到懊恼,但话已说出口,收不回来了。



格瑞扭回头,低头看着身上洁白的被子,只觉得脸颊渐渐升温,连耳尖都开始发烫,他缓缓吐出口气,“我喜欢的……是你。”



小小的太阳花轻飘飘的落在地上,顷刻间便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散了架。薄薄的花瓣在风的作用下向上飘去,飘向了亲密亲吻着的两个少年。



格瑞眨了眨眼,似是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日思夜想的容颜与自己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睫毛颤了颤,格瑞缓缓闭上了眼。



花瓣顺着风,慢悠悠的飘向了窗外。


【金丹】占有

是个车头(并没有色|气的地方qvq)

捆绑,金微黑化注意

日常ooc

也是个混更emmm本来答应一个大佬会写完的,结果我给忘了qwq

----------我是分界线-----------



昏昏沉沉中,丹尼尔恍惚感觉脸颊在被一双手抚摸着。



那是一双很软,很温暖的手,指腹上薄薄的茧剐蹭过皮肤,意外的很舒服。



谁……?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丹尼尔迅速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并警觉的睁开了眼。



入目,是无尽的黑暗。纵使强大如丹尼尔,也难得怔愣了一秒,脸上的触感告诉他,他被人用黑布蒙上了双眼。



还不止如此。他感觉全身都被人用什么坚硬的东西束缚住了。冷意透过薄薄的衣衫直抵肌肤,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脸颊上手的主人仿佛因为太过投入而没有发现他的动作,依然像他刚醒时那样缓慢,轻柔的抚摸着。



好像手中的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丹尼尔强压下心中的疑问和稀少的几分恐惧,一边冷静的回忆着参赛者中谁有类似的能力,一边尽可能的保持着平时淡然平稳的声音。



“请问你是谁,有什么事?不妨解开我好好谈谈。另外,参赛者擅自袭击裁判长会被扣除大量积分,严重者将直接剥夺参赛资格。”



丹尼尔耐心的等待着对方回复,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可以拖延时间的方法。



他能感觉到手被紧紧绑到头顶处,稍挪动一下就会感觉到细微的痛感。



这样根本没法使出元力技能。虽说不是没有使出元力技能的方法,但那样不止面前的人,他自己活下去的几率都很小。丹尼尔抿了抿唇,他不能这么冒险,在那件事没完成之前,他一定不能死。



但他并没有思考到任何办法。丹尼尔僵在了原地,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因为常年劳累而有了问题。



“丹尼尔!你醒啦?”



无比熟悉,就好像刻在骨子里一样的声音,丹尼尔动了动喉结,他不敢去想象那个答案。



这可不行,丹尼尔在心里说,他可是必须独当一面的裁判长,怎么能有这种情绪。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确定的问了句,



“金……?”





------------------------

可能。会有完整版。

明年再说

丹尼尔挣脱不开是因为金用了什么东西暂时借用了黑金的技能。所以说是微黑化。

qaqlof一共写了三篇文结果没有催更的没有找我玩的qaq,这样我会没有动力写后续的(ni
【满脸都写着委屈】(呸)